芳草青青

「琰殊」午后

珍珠也算是剧后半部的一脉线索了……
时光静好再难得
大哭

裂帛。:

那是个夏意昏沉的午后。


靖王府不过新建了一年,向阳的墙面上便布了些摇曳错落的绿意。萧景琰本是懒怠照管的,且又厌恶这随处攀附的漆绿,愿想三下五除二的除去了干净,却总是被林殊借此笑他不通万物皆有情的道理,便索性留了下来,竟悠悠铺了满墙。


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那人笑得让人牙痒,心里堵着口气罢了。


萧景琰想起神采飞扬以至于嚣张的好友,不由得摇着头浅笑。


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到,他的视线还没有从绿藤上移开,心里正轻念着的人就已经奔入他的后院,既不施礼也不客套,像主人似的施施然在石椅上坐下,摆开酒具来。


「水牛!想什么呢?我从纪王爷那里蹭了上好的罗浮春,你也来尝尝。」


「酒?」


「怎么,我可只要来这一壶,你不要我可送给皇长兄咯。」林殊侧过头去作势要走,束发的灰色丝带便也跟着旋出弧线,正在他明润的额边摇荡。欲擒故纵的架势摆得十足。


说到底还是小孩子脾气……


萧景琰偷偷想。


却不料林殊像是能读出他心中腹诽似的飞来一带着羞怒的眼刀,日头的光晕下带着少年般清锐的光。


「小殊既然拿来了,我可是要蹭人情蹭到底的。」萧景琰笑着挽留他。


「量你也喝不完一壶…」


林殊嘟囔着垂下头去给萧景琰斟酒。耳朵尖被午后的热气蒸红了些。


萧景琰心里的小人早已笑出声来,只是面上还摆得淡然,学着祁王兄的模样抚袖轻啜。


酒液只甫抿唇一股浓香便伴着辛辣席卷了他的口腔,他又尝一口细细体味却又是一层酸涩夹着金木犀的甜香。口舌之欲,最易满足也最易表达,他不加思索便脱口盛赞。


「好酒!」


「纪王爷的眼光怎么会差嘛」


林殊有一口没一口的品着酒,心思却不在酒上。回答也心不在焉。


萧景琰天生粗神经自然不会注意这些,自己将酒拿近身边,又是满斟了一大斛。


酒过三巡,日头只稍斜了三分。


罗浮春的酒力渐渐浮上肺腑,林殊统共也没有几杯下肚,只是脸色有些泛红,眸光依旧清明如初,萧景琰倒是喝了个十成醉,倚在微凉的石桌上有些醉眼迷蒙。


林殊看着他东倒西歪不比往日的醉态抚着掌笑将起来,一派看戏的谑闹,却最终还是寻了醒酒石来让他含着,伏在石桌上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。


当然,是单方面的。


日影渐落,萧景琰的酒意也解了几分,只听着林殊絮絮的和他抱怨言豫津的顽劣好动,萧景睿的老实死板……


迷迷糊糊的,他听见林殊说,


「景琰…等你从东海回来,可一定要给我带鸽子蛋大的珍珠……我的半壶罗浮春可都是进你胃肠啦」


他张张嘴想说好,却突然醒转过来。


那只是一场梦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窗外秋日仍不减其芒。


悠悠荡进殿来。


萧景琰把玩着手中如鸽子蛋般的东海珍珠。


终于落下泪来。